主页
分类
主页 > 现代都市 >

太阳的温度 作者:W君(上)

Tags标签:

 文案:
  软兔子主动跟着大尾巴狼回了家
  廖慕yá-ng在大雪天爬上梯子,越过和新邻居相隔的墙,捡到了一个挨冻的小哑巴。
  从此以后小哑巴有了家。
  —
  糙汉痞子攻*软糯乖乖受
  廖慕yá-ng*林笙
  —
  *受天生缺陷不能说话,但听力没问题。
  *受的x_ing格自卑胆小加软乖,还有轻微的社恐,雷这种x_ing格的话慎入慎入。
  *攻有爹系男友的属x_ing。
  *r.ì常温馨救赎向。
  *后期会涉及一点法律方面,背景架空有私设。
 
 
第1章 新城初雪
  新城的雪下的总像是定了时的闹钟,r.ì历上的月份轮转回一时,那雪也就洋洋洒洒的落了。
  廖慕yá-ng没多喜欢雪天,衣服厚的跟裹着十几层面包糠的炸j-i似的让人行动不便。
  好在他的体温偏高向来抗冻,一件厚毛衣套件皮衣算是完事。
  屋里的暖气更是让他光着膀子仅套着条棉薄的长裤,吞嚼着冻冰冷啤。
  冰凉的酒液一点点的划入胃中,浇灭了些许躁气,也彻底浇灭了那好不容易迸发出些许的灵感。
  廖慕yá-ng丢下了手中的碳笔,眼神不自觉的向着落地窗飘去,看着那时隔几r.ì便会出现的场景直散出了些啧音。
  隔壁的人刚搬来不过一个月,里头的动静却是比他一个孤家寡人还要冷清,要不是时常枯坐在院子里受冻的男孩,还有那屋子里头偶有的灯光,他真要以为隔壁的房子依旧空着。
  向后挪动的椅子合着地板发出一道刺耳的声响,手中的冰啤被一股脑的灌进了肚子,廖慕yá-ng才起了身坐靠在了那落地窗旁,静静的看着那院子里头傻傻受冻的人。
  今年的初雪来的猛烈,路面不过几个小时就被覆上了一层一层的白雪,这温度也是不断的往下降着,十点已经零下五度了,这入了凌晨估摸着再要降下几分。
  算上这次被廖慕yá-ng看见已经是第六次了,那小孩依旧是一件薄薄的白毛衣,蜷缩着坐在院子挡雨的屋檐下。
  隔了一墙的距离廖慕yá-ng都能察觉到几分那人的冷颤。
  凡事不过三,头两次廖慕yá-ng只当他是忘了院门的钥匙把自己锁在了院子里,可后来这人隔三差五的就坐在院子里吹风受冻,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任谁看见了都会觉的不对。
  看着那人年纪不大约莫也就是个十五六的小孩,廖慕yá-ng这个法学系毕业的老油条,不用反应脑间就蹦出了家暴虐待的字眼。
  可惜廖哥空挂着法学系高材生的名头,实际上就是半个官司没打过就半路投身纹身行业的浪子,对陌生人也没有过多泛滥的正义感。
  廖慕yá-ng开了落地窗,光裸的臂膀在外头挥了两下,心想今天还真是有点冷。
  收回的手在室内的暖气内迅速回温,驱散了那股僵硬的寒意。
  廖慕yá-ng紧了紧盘坐的腿,支靠在手掌内的下巴抬了抬,视线依旧是鬼使神差的下垂睨着那抱着自己越缩越紧的男孩,脑间突的就蹦出了抱养大毛时候的场景。
  大毛是廖慕yá-ng养的哈士奇,也就是两年前的冬天从雪地里捞回来的小狗崽。
  廖慕yá-ng看着混杂在垃圾雪堆里呜呜细声的小狗崽,同样是像今天一样犹豫了许久,甚是在那冰天雪地中的垃圾堆旁蹲了十几分钟,最后却还是去周遭的小卖部买了条毛巾,就这么裹着小狗崽抱了回家。
  他就想着自己j.īng_力旺盛,家里也空落不差收留这么一只会拆家的小崽子。
  现下眼前的场景倒是和那时候的模样如出一辙,只不过这雪地里受冻的从狗崽换成了小孩。
  廖慕yá-ng拿过一旁的手机,点开了里头的天气预报快速的扫了眼夜晚的温度。
  十二点以后零下九度,雪夹雨。
  就这温度光穿件毛衣坐在外头吹风可不是闹着玩的。
  想要知道的答案已被得知,手机被无情的抛回了床上。
  廖慕yá-ng依旧是那个盘坐的姿势,看着窗外越下越大的雪,眉头揪着蹙起了几分。
  由着前几次的经历,他自然是明白,这小孩往外头一坐就是一夜,那后头回屋的门是绝对没有可能替他打开。
  那小孩看着瘦不拉几营养不良的样,他还真是担心第二天闹出新闻头条,雨雪天气为何男孩有家不归、冻死雪中。
  倒也不是怕别的什么,就是这见死不救心里膈应的很。
  廖慕yá-ng抬手扒拉着自由散乱的头发紧了紧,最后还是选择起了身。
  盘坐久了的双腿捎带着血液不循环的麻痒,带着拖鞋摩擦地板的一声声的拖沓响动,廖慕yá-ng开了房门走到一楼。
  他站在一楼的楼梯口,一眼就扫到了脚边蔫蔫的大毛,唇角边那抹好气又好笑的情绪卷土重来。
  廖慕yá-ng没少怀疑大毛是不是投错了狗胎,照常理来说这哈士奇拆家闹腾那是常有的事儿,他把大毛抱回来的那一刻也就做好了准备。
  哪知道这傻狗还真是反其道而行之,从小到大就是一副懒样,走路都靠着那四腿半爬半拖,饭量又是大的出奇,比那猫中老佛爷的加菲还要懒。
  也没少让廖慕yá-ng觉得它是得了什么毛病,刚养的那几个月隔三差五的就往宠物医院跑,大把大把的检查做下来,只得了个伙食太好容易过度肥胖的征兆。
  自此以后养着大毛的r.ì子就变的越来越佛系,别的主人深怕自家哈士奇撒手没,廖慕yá-ng巴不得大毛没一回。
  可这结果就是家门大开,它都能给你当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深闺娇狗。
  要说它是个母的也就算了,偏偏还是个雄x_ing荷尔蒙没出半点问题的壮狗。
  廖慕yá-ng低着脑袋看了看那又空盆的狗碗,直啧着舌,抬着手把那哀怨的狗脑袋往一旁轻推了推,紧接着恨铁不成钢的开口道。

相关文章Related

Copyright © 2002-2021甜梦文库-梦之国度汇聚2021最新耽美文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内容源自网络,仅供学习交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并不代表我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发送邮件联系我们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