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分类
主页 > 武侠修真 >

我将闷棍男掰成话唠 作者:子姮

Tags标签:甜文 欢喜冤家 天作之合 因缘邂逅

文案:
  大尧战神浔yá-ng王,一副皮囊迷倒无数大小娘子,奈何x_ing子太差,极品闷棍,一把年纪也开不出朵像样桃花。
  将其一手拉扯大的长姐,忍无可忍,怒向全封地诚聘王妃一名。
  录用条件:女,能让浔yá-ng王一天说话超过十句。
  许愿:“我我我!我报名!”
  面试第一轮:
  众娘子扔荷包甩帕子,投怀送抱,浔yá-ng王一声不吭。
  许愿抬手就是一巴掌,浔yá-ng王:“哪里来的混账!”
  许愿:“快看他说话了!”
  面试第二轮:
  妖姬狐狸搔首弄姿,媚眼生波,浔yá-ng王薄唇紧抿。
  许愿一把扯了他裤子,浔yá-ng王:“你要不要脸?”
  许愿:“快看他又说话了!”
  面试第三轮:
  一娘子含泪欲撞柱,控诉如杜鹃啼血:“奴爱王爷至深,就是为您死也心甘情愿!”
  许愿抄起棍子扑向浔yá-ng王:“男人追不到就直接打断他的腿!”
  浔yá-ng王拍案而起:“特么我忍你很久了,我告诉你@¥*&%#……(省略500字)”
  长姐:“很好,录用!”
  后来,全封地百姓都看着浔yá-ng王越来越话多,每天缠着他的小王妃嘚啵个没完。
  闷棍变话痨,许愿身心受扰:“吧啦吧啦烦死了,还是逃吧!”
  男人高大的身躯顿时迫近,将她堵在床角:“许愿我告诉你,你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上了我这条船就别想下去!我对你不好吗?你怎么忍心弃我而去,你要是敢弃我而去我就¥#%*¥&@&……(省略1000字)”
  总结:我将闷棍男掰成话痨,然后我就被烦死了还逃不掉,我是不是自作自受?
  古灵j.īng_怪偶尔犯迷糊、辣手摧花小萝莉X冷酷高大忠犬系、一天不超过十句话的闷棍硬汉
  【双C,1V1】
  一句话简介:然后我就被烦死了还逃不掉
  立意:命运,你夺走我唇边话语,却无法夺走我胸中星辰。
  内容标签: 欢喜冤家 因缘邂逅 天作之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许愿,齐誉韬 ┃ 配角:若干隐藏大佬和一群普通菜j-i ┃ 其它:子姮不坑文,请收藏专栏
 
 
第1章 面向浔yá-ng,公开选妃
  癸卯年正月二十二,旧历辛巳月壬子r.ì,宜入宅、嫁娶、裁衣;忌安葬、作灶。
  恰是惊蛰之r.ì,桃始华、仓庚鸣、鹰化为鸠。度过漫长凛冬,浔yá-ng这片土地从晨时就被温暖熹光笼罩,万物待兴。
  因是正月,还在热闹月份,路上行人不少。乍暖还寒的风吹在脸上,人们将手揣在棉毛袖子里,互相喜笑着打招呼。
  街巷上还铺盖着一层爆竹卷,红色的爆竹卷,像是热闹的雪花般沿着条条街巷蜿蜒,布满整座城池。
  那些富户人家,这会儿都忙着清理堆积在府邸门前的爆竹卷。他们将爆竹卷扫到路边,清出门前道路。
  唯独城里最大的府邸——浔yá-ng王府,朱门紧闭。有行人从王府院墙下走过,侧耳倾听,竟隐隐听见王府里传来女子叱骂的声音。
  不用说,这叱骂的女子定是浔yá-ng王的长姐,兰慈县主。这是全浔yá-ng百姓都知道的事。
  至于兰慈县主的叱骂对象,更是没谁不知道的,浔yá-ng王嘛。为着这个弟弟的终身大事,兰慈县主Cào碎了心,有时在公众场合也会数落起浔yá-ng王,教不少百姓都亲眼瞧见过,更别说在浔yá-ng王府里了。
  红墙内隐隐响起兰慈县主因激动而拔高的声音:
  “齐誉韬,又过去一年了啊!数数你如今的岁数,二十好几的男子,如你这般孩子都该打酱油了,你怎么就是不能给我带回来个弟媳!”
  兰慈县主越骂越怒,情绪激动使得她原本因天寒而泛白的脸颊,此刻洇出两团潮红。兰慈县主喘着气,自发髻间垂落耳畔的冰晶东陵玉流苏,撞击着耳环,叮铃作响。
  一旁的司鹄见县主嗓子都有些干哑,眼珠子一转,忙快手快脚为县主倒了杯温水,双手递给兰慈县主:“县主您消消气,消消气,先喝点水,坐下歇歇。”
  兰慈县主接过水杯,没好气一叹,抿一口温水。她没坐下,仍立着的。方才怒火中烧盛气凌人的姑娘,在这片刻的安静里观来竟显得纤弱而柔软。
  县主本是个十指不沾yá-ngch.un水的娇柔千金,就因着要独自拉扯浔yá-ng王长大,她硬是逼着自己立起来,变得独当一面。久而久之,原本弱质娇女的气质被凌厉果决取代,原本软弱的个x_ing也炼化为钢铁。只有在偶尔的宁静时,才能从兰慈县主眉眼间看出原本的温柔,却很快又会被阅历的风霜感掩埋。
  兰慈县主抿一口水就放下水杯,眼睛看向窗前的浔yá-ng王,含着怒色道:“你这闷棍,到底什么时候能改一改!我为你引荐来的姑娘不说一百也有五十,你一个也拿不下,连句话都不会说!又过去一年,你要是再这样,我看干脆请南风馆的老鸨来教你如何追姑娘算了!”
  司鹄一听这话,脸色大变,连连摆手道:“使不得使不得!咱爷好歹也是一方藩王,请老鸨教爷追姑娘,传出去的话,爷还要不要脸面?”
  兰慈县主冷笑:“你以为他现在这样就有脸面?明明是浔yá-ng王,却连老婆都娶不到,这才是没脸面!”
  司鹄摆着手苦笑:“那也不能请老鸨……”
  兰慈县主打断司鹄的话:“只要能帮这闷棍成家,别说南风馆的老鸨,就是把南风馆全搬来王府白吃白住三个月,我也准了!”

Copyright © 2002-2021甜梦文库-梦之国度汇聚2021最新耽美文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内容源自网络,仅供学习交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并不代表我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发送邮件联系我们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