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分类
主页 > 恐怖灵异 >

金丹卷 作者:胡兮之

Tags标签:东方玄幻

文案
  两情相悦,一别七年,y-in命祭司与济世良医j_iao错的爱憎恩仇仿佛雷池阵里的困兽。
  内容标签:东方玄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户绾,百里弥音 ┃ 配角:卫封 ┃ 其它:玄幻
  一句话简介:古代百合,架空玄幻
 
 
第1章 药司之女
  磅礴雨夜。
  白沙镇连r.ì暴雨不见消停,远处的山笼着幽暗无边,近处的溪d_àng起寒风猎猎,闪电划破长天,惊雷怒吼苍生。豆大的雨点落在屋檐,锥心蚀骨的呜咽。
  户绾身影纤薄,倚门而立,失神望着屋前汹涌高涨的溪水淹没岸边的一畦畦菜地,连同自己j.īng_心栽种此时却被连根拔起的几味药材,心疼不已。
  院墙外香樟叶不堪暴雨摧残,簌簌零落一地,疾风带了些进院子,稀疏飘散,像冒昧来访的陌客,怯生生捎来故土久违的书信。不经意揭开信笺,任过往云烟无声在眸里重现。
  户绾的故土遍植香樟,猎季天气晴好时,常见布农族猎手簇拥着一位年轻女子自盘C_ào堂前的香樟林打马而过。那女子眉目如画,深邃如墨的眼眸流转顾盼间透着灵怪狡黠,高挺的鼻梁薄抿的唇瓣,刻在女子姣好的面容上,柔美中依稀带着坚韧。纵马狂奔时,短马鞭在她手里虎虎生风,扬起漫天飞叶,惊起归巢倦鸟,在落r.ì余晖中叽喳鸣唱。
  但想起那女子的模样,只比当下鱼贯而入的风更令户绾感到寒凉。不由拢紧大氅,抑制不住轻咳起来,心口隐隐作痛。
  “又咳上了,明知y-in雨天会身子不适,你还偏生外头吹风,时辰不早了,快回屋歇着去罢。”男子低沉的嗓音听来责备,眼里却是怜惜。j.īng_壮挺拔的身材往户绾身前一杵,便把寒风挡在了身后。
  “那几株长势喜人的上古黑节尽数被淹没,枉我平r.ì里悉心照料,被一场雨毁了。”户绾直起身,甚惋惜,看着眼前的卫封道:“这些时r.ì在烟亭无所事事,我只巴巴等着再入谷采些珍稀C_ào药回来,可这天怎也不见放晴。”
  “连r.ì多雨,我听闻鬼函谷多处塌方,雨纵是停歇下来也得有些时r.ì无法入谷了。”卫封望着浑浊的溪水,顿了顿,道:“师父说你平r.ì服食的丹药已所剩无几,正着手为你炼制,方才差我明r.ì去市集采买几味短缺药材,你可要随我同去?”
  “劳师父挂心了。”明知是无愈的陈年旧疾,昌池道人却没少为她Cào心,所炼制的丹药乃是调理止痛用药,病发时倒也很受用。细数来亦许久未去回ch.un堂了,不知掌柜有没有搜罗到稀缺药材或怪病奇症,思及此,户绾竟有些迫不及待,敛眉浅笑道:“也罢,明r.ì我随你同去。”
  被卫封撵回房,屋外雨声渐微。
  户绾身为乌里族药司之后,祖上世代行医,她亦自幼深居简出熟读黄帝内经、神农本C_ào等医学典籍,医学造诣颇深,不逊其父。除了成长环境的耳濡目染与父亲的言传身教外,更得益于她骨血里对研习医术药理与奇难杂症的热衷。然而这些年始终调理不好自身顽疾,对于深谙歧黄之术的户绾来说,倒是讽刺了。
  吹熄火烛,户绾身子倦怠却毫无睡意。闭着眼,思绪固执陷入一方隅地,铺天盖地的苦痛回忆,在每一个雨夜如同梦魇胶着,无法挣脱,比起心口的痛,这才是能够肆意蹂,躏她的隐疾。
  当年,亦似这般雨夜,淅沥沥的雨砸在脸上生疼,铁马金戈纷乱,刀枪剑戟对仗,两族j_iao战,血洗长街。那人殷红的眼,凉薄的笑,融在凌厉的赤羽箭里,穿透胸口,没有迟疑,利落狠绝。
  那夜杀戮后,她的父亲以及泱泱数百族人均横死在布农族的马蹄下,早已化作黄土。若非师兄卫封进鲦山采药时误入乱葬岗及时将气若游丝的户绾背出修罗场,若非师父昌池道人医术j.īng_湛,她又怎会苟活于世,亦不过一具枯骨罢了。
  劫后余生,避世而居,一晃经年。经历家破人亡的变故,命犹在,亦得上苍垂怜拜入恩人门下,不至孤苦无依。创口的疤痕虽早淡去,却由此落下病根,逢y-in雨天便觉闷痛气短。似要提醒她,前尘往事不会缘于岁月久远而消散在风里了无痕迹。
  午后yá-ng光盛大,蝉鸣聒噪,盘C_ào堂无人问诊。户绾同父亲正坐堂内品茗闲谈,夏r.ì清风穿堂而过,撩抚人面,甚是舒心惬意。谈笑间,忽见布农族打扮的老妪匆匆前来,言语急切央请父亲随她至歃月凼出诊,救治祭司。
  户绾对布农族祭司亦有所耳闻,毕竟两族毗邻而居,坊间大事小闻也离不脱这方寸之地。传言祭司相貌出挑,箭术无双,然x_ing子孤高傲岸,并非讨喜之人。
  父亲略问了病症,不作耽搁,火急火燎去后堂背上药箱便走,户绾竟鬼使神差跟了上去。不知冲着布农族郎中无能为力的急症亦或为了一睹布农族祭司芳容。
  一路穿街走巷又翻山越岭,亦步亦趋跟着走了个把时辰,纤弱如她往常娴养深闺,此时暗自叫苦不迭,直叹比进鲦山采药更劳苦。正为冒然随诊懊恼之际,歃月凼密密集集的牌楼赫然跃入眼帘。牌楼倚山而建,层阶而上,一眼望去气势恢宏,白墙黑瓦庄严肃穆,因年代久远,沉淀着历史的古朴厚重,却无甚生机。
  “都让开,围在门口作甚,散开散开。”老妪话音一落,门前乌泱泱一众人纷纷侧目打量来人。但见户绾袅娜娉婷,清雅脱俗,一众人不免多看几眼。户绾绞着衣袖掩在父亲身后,面上端的是落落大方,内里却无所适从,暗道布农族人这般直落落的端看也太不拘礼了。
  推开门,迎面而来的中年男子温和儒雅,对药司作揖道:“山路难行,药司不辞劳苦前来为小女看诊,百里南不甚感激。”
  “百里宗主见外了,救死扶伤乃医者本分。”药司拱了拱手回礼,扫了眼床榻,道:“来路上已了解祭司的大致症状,昏迷不醒,高热不退,盗汗不止,综上谓之危急,不容耽搁,且让我先行看诊。”
  “有劳药司,这边请。”百里南挥挥手示意下人拉开帐幔。

Copyright © 2002-2021甜梦文库-梦之国度汇聚2021最新耽美文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内容源自网络,仅供学习交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并不代表我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发送邮件联系我们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