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分类
主页 > 恐怖灵异 >

天蚕甲 作者:胡兮之

Tags标签:东方玄幻

文案
  拨开重重迷雾,却发现自己y-in差yá-ng错得了永生。
  许多线索在《金丹卷》篇中有提及,在《天蚕甲》篇中便不赘叙
  内容标签:东方玄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百里弥音,户绾 ┃ 配角:卞桑兰 ┃ 其它:金丹卷
  一句话简介:玄幻
  立意:千帆过尽,淡看浮华
 
 
第一章 
  刺鼻的腥臭味扑面而来,翻腾的黑烟如苏醒的怪兽,逐渐吞噬着歃月凼的靶场,二十七具金蛭蛊皿在滚滚浓烟中化为灰烬。火光掩映中,一抹颀长的身影不疾不徐走向户绾,沉静的面容上是一双淡漠而深邃的眼眸,身后光焰一如洞开的地狱之门,百里弥音便似地府出来的冷面修罗。
  一把火彻底结束了她身为守冥祭司的使命,回想九阶雷池的遭遇,既对守墓先祖之死心怀有愧,又对无所事事的往后余生感到无所适从,波澜不惊的表面下竟难掩失意。
  户绾在靶场前为葬身三身族长老陵寝的卫封烧了些纸钱衣物,忆起与师兄往r.ì种种,忍不住红了眼眶。若当初不是她怀有私心违背师父昌池道人回白沙镇的命令,执意在故地逗留,也就没有后来的事了。兴许此刻正与师兄在烟亭分拣药材,而非在满目苍夷的鲦山底下默哀祭悼。
  百里弥音在户绾身前站定,按住她拿着纸钱的手,轻声道:“烧的钱多,惹的鬼多,我们回罢。”
  回过神,但看百里弥音幽深的眼眸,户绾一时难辨她所言真伪,虽然心生狐疑,然而她毕竟是祭司,关于丧葬祭祀礼俗等事宜权听她的便是。生怕给卫封惹来一众孤魂野鬼与他争抢冥银,户绾顺从收了手。
  执手相顾,俩人的眼神在火光晕染下,颇有一种尘埃落定的释然。
  时间从盘C_ào堂门前经过,像是不舍叨扰堂內的安适美好,迈着极为轻盈却足以牵动r.ì升月没的步伐。秘密处理完金蛭蛊皿,歃月凼渐渐归于平静,布农族人只当是瘟疫过境,又以为鲦山塌方乃□□,正处在劫后余生的祥和中。世事安宁,百里弥音落得清静无忧,与户绾朝夕相处,一盏清茶浓转淡,半缕药香入梦来。
  “还差一味温里扶yá-ng的药材,阿音,陪我去趟药铺。”
  “买甚?”
  “药材啊。”
  “药材林罗千味,你缺哪一味?”百里弥音眉梢轻挑,睨着户绾问。
  “与你说了你亦不懂,尽管陪我去一趟药铺便是。”户绾嗔道。
  “我整r.ì陪你捣腾药材,也粗略翻阅了不少医经,多少识得些,你且说说看。”
  “嗯……阿音天资聪颖,想来常用的祛寒药材也略知皮毛。”户绾抿着笑,故作正色问:“上助心yá-ng以通脉,中温脾yá-ng以健运,下补肾yá-ng以益火,对症脉象微细沉迟或虚大,依你所知当用何种药材为宜?”
  百里弥音闻言沉吟不语,但看户绾戏谑的眼神,竟反问道:“绾儿莫不是庸医,如此简单的病症消得问我?”
  户绾睁着一双无辜的杏眼望向百里弥音,顿感语噎。分明是百里弥音走马观花翻了几卷医经,不过一知半解却还自以为然。
  “买甚?”百里弥音追问道。
  “C_ào乌。”户绾闷闷回道。
  缘于户绾非要准备各种药材上路,俩人浪迹天涯的计划搁置至今,迟迟未动身。对户绾而言,行囊里没有药石如同行走江湖的侠客身上没有武器,多少失了些底气。百里弥音任由户绾备了一堆大小各异的药罐,虽然多半用不上,却知户绾的x_ing子免不得要做个游医,在野鹤闲云的途中遇到病患兴许能派得上用场,便也从旁帮衬打点。随着时r.ì逐增,倒也识得不少寻常药材。
  正欲出门前往洛城药铺采买C_ào乌,敲门声适时响起。百里弥音微微蹙起眉,暗想布农族人又揣着什么琐碎事来找她处理,不由泛起一丝不悦。小叔百里南在任宗主的时候,歃月凼大小事务均有他Cào持,太平无事时不觉宗主难当,如今他死了,调解邻里纷争,主持公道等家长里短的麻烦只得由她出面。此非她专擅,只消想想便觉疲于应对,不禁倍感头疼。
  户绾打开门,见门外站着一位年轻的陌生男子,不及问来人姓名,男子率先拱手作揖道:“敢问姑娘可是祭司?”
  男子来自苍塞,年龄与百里弥音相差无几,与百里弥音同宗同族,均是百里后人。虽谈不上j_iao好,然儿时群居苍塞隅地,几乎每r.ì能与百里弥音打上照面。当年她初离苍塞便不曾再得见,此刻看户绾面容姣好,只当她是百里弥音了。
  户绾木然摇摇头,心里莫名浮起些微不安。洛城与歃月凼的男女老少无人不识得百里弥音,而眼前气宇轩昂的男子却误认了人,无疑是外来人士。
  “你是何人?找我何事?”百里弥音闻声出门,瞅着男子冷冷表明身份。
  但见百里弥音生人勿近的气势与幼年别无二致,男子才料定眼前冷眉冷眼的美人才是他此趟要来寻找的守冥祭司无疑。他侧头略显歉意打量着户绾,须臾才转向百里弥音,低声问:“可否借一步说话?”
  户绾闻言自发自觉转身欲退开,却被百里弥音拉住了手腕。回头,只见她漠然地盯着男子,摆出不借一步说话的姿态。
  男子见状怔愣片刻,随后看着户绾讪笑了声,倒让户绾也跟着尴尬起来。她试图不着痕迹挣脱百里弥音的钳制,不料那只手握得坚定,无奈对男子回以讪笑。
  “敝人百里元,来自苍塞。”男子言罢顿了顿,暗暗观察着百里弥音的神色,心想祭司听到自己来自苍塞当会有所忌讳,从而寻由遣走户绾,却未想她无动于衷,遂无奈接着道:“我奉掌祭之命前来,恭请祭司随我回苍塞复命。”
  百里弥音默不作声伸出手,示意百里元将掌祭的信j_iao出来。尽管只是一句简短的口谕亦必须有殓文书写的信笺为证。

相关文章Related

Copyright © 2002-2021甜梦文库-梦之国度汇聚2021最新耽美文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内容源自网络,仅供学习交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并不代表我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发送邮件联系我们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