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分类
主页 > 古代言情 >

离心债 作者:晚安虫(中)

Tags标签:欢喜冤家 天作之合 婚恋 强强

 
  ☆、第 55 章
 
  霍起话说得急,朝旁边啐了口唾沫,接着道:
  “这会儿也不过是崖底无人罢了,崖外定然是阮沛的天罗地网,不过是暂时输掉了霾水凉州,你当我是什么样的深仇大恨,不顾x_ing命不顾我背后的国家?你是医者,你自己闻闻这异味,浓烈至此,蛇群至少被引过来一月有余!一月时间!公子沛的护卫还有你的飞羽卫,发现过一丝丝西祁之人潜入的活动?一月前我在哪儿?一月之前我纳侧妃了,簌仙!”
  反应过来的赫连垣,急怒攻心.
  这女人竟误会自己卑劣至此,而自己不远万里来为她庆生!
  在崖底发现已入蛇阵之时,毫无犹豫就将身上唯一一颗隐浴雄黄放入了她的口中。
  如今真是败兴!败兴至极!
  夜鸾心明白过来,内心越发纠成一团,是呀,她这是怎么了?摆阵之人怎么可能是霍起呢。
  撇开他不可能开启蛇阵不说,他本一贯鄙夷卑劣地用毒之术。
  何况他可是自己打小的密友,蛇阵虽是西祁毒师的绝技,可若是掌握了j.īng_髓要诀,别国之人也不是不可以的。
  “对不起对不起,我失言了。”
  鸾心满眼歉疚,急忙道歉。
  赫连垣见状,神色缓和不少,后悔方才自己怎的如此失态,几乎是在朝鸾心大吼。
  “内子不过是想着这是西祁秘术,才会无意疑心到三皇子身上,三皇子如此疾言厉色,真是有失风度。”
  阮沛不待见赫连垣急红了眼的样子,更不受用鸾心那满脸的歉意。
  过来又想拉鸾心上马,鸾心没有理会他伸出的手,只是焦急地思考起来。
  怎么办!聚集的毒蛇越来越多,狼群不停地踩踏攻击,风魁和雪刃也不停地踩着正四处游走的毒蛇。鸾心瞄见正靠近赫连垣的毒蛇,大惊。
  “霍起,你没吃隐浴雄黄?”
  “如今笛声尚未想起,你已经服下了隐浴雄黄,暂时能应付还没发疯的蛇群,如今蛇阵摆在这崖底的平地上,让公子沛的狼王带你从崖壁上离开。”赫连垣道。
  赫连垣听见夜鸾心只是哼了一声,就知道她那股子倔劲儿有又上来了。
  刚想开口,只见好久没吭声的阮沛将鸾心一边将鸾心拎了起来,一边打起来口哨,威风凌凌的白狼王闻声而至。
  看来阮沛把他的话听进去了。
  “阮沛,你放开我,你放开我。”
  鸾心大喊。
  阮沛刚把鸾心放在白狼王的背上,鸾心抽出白绫将阮沛双手缚住,自己抽身闪到一边。
  “怎么?觉得我是你们抵抗蛇阵的累赘吗?一个自作主张要把唯一的隐浴雄黄硬塞给我,一个逼着我先逃,如果现在是走一个是一个的境况,那个人也不该是我,我服了药,蛇群暂时不会动我,你们两个谁爱走谁走!阮沛走,你的狼,拼死也会带你离开,把这两匹马也带走!出去把治蛇毒的药备好。”鸾心大声道。
  听见那句“阮沛走”的时候,阮沛像是被扇了一记耳光,尤其看见赫连垣眼神突然亮起来的时候,更是急怒攻心。
  “你们都想让我走,别忘了,我可能是那个唯一能解决蛇阵的人。”
  鸾心瞧着阮沛发红的眼睛,朝她嚷嚷了一句。又开始思考起来。
  忽然飘渺的笛声像是从高处散落下来,带来无边的凉意。
  蛇群闻声开始剧烈的扭动身体,它们纷纷抬起可怖的蛇头,蛇信齐齐吐露着深不可测的危险。
  随着笛声节奏加快,蛇群疯狂地攻击起来,它们像是长了翅膀一般,飞升向着阮沛和赫连垣方向猛扑。
  他二人提轻功飞来转去,砍杀蛇头,可是蛇头像是无尽的,砍了一波,接着又是一波。
  鸾心边抽着丝线绞杀蛇头,瞟见已经被蛇咬中的他们,心里搅做一团。赫连垣的方向没了动静,阮沛一只腿像是费了一般,只能半跪着对付袭来地无数蛇头。
  难道真要命丧于此??
  万分为难之时,鸾心突然想起面目模糊的母亲,那个着青衣,一张面具覆面,轻易就能不着痕迹用轻笑掩盖愁容的女子,每夜都会立在一盏灯前,听自己背诗……
  “鸾心,若是遇到人你打不过了怎么办?”
  “跑!师父教了鸾心轻功。”
  “要是跑也跑不过,飞也飞不动了呢?”
  “嗯……额娘会来救我的。”
  “傻孩子,记得额娘督促你背的诗吗?”
  “鹤鸣九皋,声闻于野。鱼潜在渊,或在于渚。乐彼之园,爰有树檀,其下维萚。他山之石,可以为错……”
  “嗯,记住额娘的话,以后打也打不过,跑也跑不过,飞也飞不过,就深呼凝神想想这些诗……”
  ----------
  北境六王隔着纱帐眯眼瞧着正在捣药的白衣女子。
  她披散着只束了纯白丝带的一头黑发,偶尔发丝飘下,纤指轻勾,别上耳发,低着头,浓密纤长的睫毛在脸上留下浅浅的y-in影,偶尔指尖轻点捣好的药粉,放入口中浅尝,这入神的模样,像是下凡的捣药仙姑。
  四周都是辛辣苦涩的药C_ào味道,这从阮沛醒来之后就一直折磨着他,可他还是耐着x_ing子装作还没有醒来的样子,贪图她每r.ì轻手轻脚给伤口上药的指尖带给他的酥麻触感。
  “你再不醒来,你的蔓凝妹妹就要将此事禀报皇后,柴将军和萧将军一个张罗着要把我这南烟公主打入天牢,一个要去驿馆手刃尚在病中的西祁三皇子,你的人已经偷偷将驿馆围了好多圈了,皇上那里你预备瞒得了几时?”
  鸾心捣着药,轻声道。
  这是从崖底出来的第七r.ì了。
  鸾心还记得萧晋从狼王身上将阮沛放下之后,朝鸾心s_h_è过来的眼神,那用力看穿的样子,仿佛自己就是咬伤阮沛的毒蛇。

相关文章Related

Copyright © 2002-2021甜梦文库-梦之国度汇聚2021最新耽美文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内容源自网络,仅供学习交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并不代表我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发送邮件联系我们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