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分类
主页 > 古代言情 >

离心债 作者:晚安虫(下)

Tags标签:欢喜冤家 天作之合 婚恋 强强

 
  ☆、第 109 章
 
  阮沛见缝c-h-ā针,立马就把话头扯了回来,见皇后一时语滞,又道:
  “本来阮皓就对舅舅怀恨在心,如今给他个机会分点舅舅的食吃,正好让他消消气儿,这也是缓冲之法,如若不然……”
  阮沛略微顿了顿,见皇后眼神一亮,接着道:
  “如若不然,阮皓的气一年半载都不顺,到时候捅出个大的,王家的回旋余地就更少了……。”
  阮沛见皇后心虚地别开眼,补了一句:
  “如若不是舅舅在西边儿的动静太大了,儿臣也舍不得映天城这块r_ou_,如今别说映天城了,连这皇城里都没半个人了。”
  王皇后这才消停般,闭了闭眼,一脸的无可奈何。
  两人一阵沉默之时,角门的帘子被掀开一条缝,一双手伸了进来,在阮沛能看清的角度,给他比划来个拱手的姿势。阮沛舒口气,又开口道:
  “至于阮淇的婚事,母后多费心便是,阮淇的封地连着东渌,母后又忌讳东渌人,请了谢家小姐来,儿臣自然明白母后的意思,可谢家的女眷也是今冬才进映天城的,那小姐x_ing情如何,母后再多瞧瞧,阮淇贪玩儿心实,正妃人选可得有加倍的城算。”
  王皇后见阮沛再没提王家的事,放松下来,原本还想试探下阮沛,关于将史家姑娘纳入阮淇房中的打算,想着方才王家的事儿已经让她颇没了底气,一时也就不再提了,暗暗将不远处乔家女的身影仔细看了又看。
  阮沛沿着皇后的目光往外望去。那乔家女正指挥几个宫人摆桌弄笔,想来事捣腾吟诗作画之事。
  映天的贵女来皇后处,都是这些伎俩,深怕皇后忽略来她们一身的本事。
  阮沛正在琢磨乔家女的出现是谁的安排,皇后开口道:
  “自阮皓在西祁吃了败仗,乔国公夫人逢初一十五都会带着这个孙女儿入宫请安,从无一r.ì搁浅,淇儿秋来气躁的毛病如今得了国公夫人的独门秘方滋养,硬是没再咳嗽了,本宫细一思量,乔氏一门经久不衰不是没有道理的,不把j-i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王家人就怎么学不会呢?”
  王皇后悠悠一叹,撇眼喵了阮沛一眼。
  阮沛闻言,哪里不懂母亲的言外之意?母亲这是问他讨要梯子管他要梯子下呢。
  阮沛只得将王家人的功绩添油加醋反复讲给她听,就像母后是头一回知道自己胞兄侄儿如此忠君报国似得。
  每当这时,阮沛就会突然心疼自己的母亲,虽然贵为国母,却总夹在夫家和娘家之间,费尽心思,极力权衡,劳心劳力,时常还不讨喜。
  阮沛一下想起夜鸾心,两个有同样境况的女人,竟然在柏染和夜鸾峥的婚事上有了片刻的心意相通。
  阮沛从昭yá-ng宫出来的时候,突然想到方才母后的话,绕道去了杨太妃门前的垂柳塘。
  阮沛沿着垂柳塘走了走,很快就绕塘了一周,以前这池塘没这么小,尚是总角少年的他,绕塘跑一圈得半柱香。
  “皇兄,你怎么绕到这儿来了?母后要是知道你跑这儿逛来了,她又要唠叨了。”
  阮淇气喘吁吁地寻阮沛而来,发现阮沛正绕塘闲庭信步。
  这可不是个什么好塘子,皇兄幼年差点在这儿丢了小命。
  阮淇听说,当年事发之后,阮沛虽然救活了,阮溯却也在震怒之下,下令将这塘子填了,后来碍于皇城风水,保留了一小圈儿。
  “母后为我纳妃也就罢了,那史家女算什么,居然能入母后眼。”
  阮淇抱怨道,他也不慕乔家女,皇长嫂的河东狮身份早就名震映天了,同是乔家女,自然一门都是悍妇。
  至于谢家女嘛,人模样都没瞧清楚,况且生来就长在那东郡边境之地,想来没见过什么世面,搞不好是个土包子。
  阮淇一早打听到母后有让他相看几位小姐的打算,就一直在昭yá-ng宫东躲西藏,藏不住了才休书一封,让兄长阮沛火速前来救援。
  “如今的情势,你也瞧见了,赶紧自己拿点主意,最好自己赶紧找个家世好自己又能看上眼的,稍迟一些,母后理都不理你就能把正妃给你定了,我瞧着那谢家小姐,乔家小姐都还行,自己得赶紧有些城算。”
  阮沛领着阮淇,往出宫方向绕去,拐了个弯,正远远瞧见了一个老妪,两人赶忙驻足做揖,齐声道:
  “请杨太妃安。”
  老妪一脸病容,见了两人,摆了摆手,剧烈地咳嗽了一阵,累极了一般拖拖拉拉好一会儿才说出话来:
  “是沛儿吗?老远就把你瞧清了,竟是这般高身量了,可是娶了侧千的女儿?改r.ì带她来瞧瞧本宫。”
  老妪被搀扶着走远了。
  “老人家还真惜字如金啊,理都不理我,倒是对夜鸾心感兴趣?”
  阮淇撇撇嘴,方才差点没认出这位太妃,多年没照面,没想到竟是如此病入膏肓的模样。
  阮淇暗想,按照皇室秘闻,若是当年荣登大宝的是齐王阮旭,这老妪可就是圣母皇太后了,怎么可能是如今这幅行尸走r_ou_的模样。
  “皇兄,你说王家人老在西边儿捣腾些见不得人的勾当,母后又被蒙在鼓里,他r.ì东窗事发,你我兄弟可不得跟着被攀扯撕咬?”
  阮淇撇撇嘴,
  “臭小子,心思都留在还没看的那几页书上吧,这些事儿书读完了再Cào心。”
  阮沛从侍从手中接过马绳,打马离宫而去。留下阮淇,疲惫地眨眨眼,侧脸正瞧见谢家的马车停在他旁边。
  “公子淇怎么在这儿?皇后方才寻你来着。”
  方才还在昭yá-ng宫赏梅的谢家小姐朝阮淇曲了曲膝。
  “嗨,忙着跟着皇兄闲聊,不自觉转到宫门口来了,这就回母后那里去,谢小姐好走。”
  阮淇朝她拱了拱手转身走了,绕过宫门,在往后宫的一处甬道上,寒风夹道刮来,阮沛方才说的话在阮淇脑中越发清明起来。

相关文章Related

Copyright © 2002-2021甜梦文库-梦之国度汇聚2021最新耽美文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内容源自网络,仅供学习交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并不代表我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发送邮件联系我们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