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分类
主页 > 古代言情 >

攻玉 作者:凝陇(一)

Tags标签: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宫廷侯爵 灵异神怪

 文案
  架空唐朝捉妖文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对于刚出生就被卜出“情路坎坷”的蔺承佑而言,滕玉意便是他攻不下的那块“玉”。
  天之骄子作死追妻路。
  一句话简介:天之骄子作死追妻路。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爱情战争
  搜索关键字:主角:滕玉意,蔺承佑 ┃ 配角: ┃ 其它:
  vip强推:本文讲述了成王世子蔺承佑和将门之女滕玉意之间一段涉及前世今生的爱恋,滕玉意遭j-ian人所杀,醒来来发现自己重回到被杀前一年,表姐未死,阿爷健在,还意外获得了一把能斩妖除魔的“小涯剑”,在这把神剑的帮助下,滕玉意踏上了找寻真相之路,结果因为一次j_iao集,她与成王世子结下梁子,两人不打不相识,从此开始了j-i飞狗跳的并肩捉妖之路。本文文笔流畅,剧情紧凑,情节曲折,想象力丰富,令人手不释卷。
  ==================
 
 
第1章 
  杜庭兰望着窗外,天色不早了,红奴去了半个多时辰,怎么还不见回来。
  不知道这丫鬟见没见到卢兆安,进士宴开筵在即,再拖下去别说当面跟卢兆安对质,连见他一面都是妄想。
  一想到卢兆安,杜庭兰心里就油煎似的难过,这半月他避而不见,害她悒怏成疾,就算他要背弃盟誓,总要当面跟她说个明白。
  不能再白等下去了,她起身悄然打量四周,母亲在西苑戏场看百戏,女眷们大多去了园子赏花,四下里无人,正是离庵的好时机。
  她咬了咬唇,刚要放下手中的绣剪,廊下忽然传来说笑声。
  “今年明经科取了百余人,进士科却只有区区二十人,年纪且都不小,大半已婚配,最老的听说五十有余,膝下儿女都比阿婉年长。”有位夫人道。
  “就是。”另一位夫人轻笑,“想不到王家为了替女儿挑夫婿,竟将主意打到老叟头上。”
  “其实不怪王家今年如此上心,你们头几r.ì在东都,不知道这次进士科拔头筹的是位才二十出头的公子,此人名唤卢兆安,不但做得一手好诗文,人也生得丰神俊美,有意婚配的何止王家,好些名公巨卿都在打听这位卢进士。”
  隔着半卷珠帘,“卢兆安”这三个字无比刺耳,杜庭兰心里仿佛激起了澎湃的浪,竟忘了手中还握着绣剪。
  “但昨夜我听我家二郎说,发榜那r.ì尚书省的郑仆s_h_è听说卢兆安是扬州人,早把他叫到跟前问话,从卢家祖上一直问到三亲六故,大有要将女儿许配给他的意思,若是卢公子扬州尚未婚配,郑仆s_h_è多半要延媒拟亲了。”
  这话显然让人吃惊不小,另一位夫人道:“卢公子一举成名天下知,荥yá-ng郑氏更是百年望族,说起来倒是一桩良缘,既是宰相亲自问话,卢公子怎么回的?”
  “卢公子说他幼时失怙,为了重振门庭,这些年只知r.ì夜苦读,未曾婚配过。”
  杜庭兰脸上血色瞬间褪了个一干二净,猜测是一回事,亲耳听到又是一回事,不过数月工夫,此人竟将她一笔勾销。
  皎r.ì之誓,言犹在耳,当初有多让她心驰神d_àng,此刻就有多讽刺。
  珠帘泠然作响,眼看有人要进来。杜庭兰强支着胳膊欲起身,掌心陡然一阵s-hi热,低头才发现被剪子划出了一道口子,血珠朵朵涌出,红得惊心刺目。
  她丧魂落魄地望着那片模糊的红,如今只后悔当初为何要擅自去扬州城外踏青,若没有桃花林中那次偶遇,怎有今r.ì之辱!
  “娘子!”伤口被人用帕子死死按住,杜庭兰木然抬头,就见红奴惊惶地望着她,刚才她只盼这丫鬟把话带给卢兆安,现下想起那人就要作呕。
  红奴急急忙忙检视完伤口,拿出一件物事低声道:“卢公子让奴把这个带给娘子,说要娘子去月灯阁外的竹林见他。”
  杜庭兰冷笑一声,夺过那彩胜要撕烂,奈何手指颤动,撕了一趟没撕动,反把手掌的伤口再次迸开了。
  ***
  滕玉意掀帘迈入屋内,讶道:“咦,表姐不在此处?”
  小沙弥尼也吃了一惊,刚才众贵女去西苑戏场观百戏,杜家小娘子自愿留下来剪彩胜,案几上还摆着几枚剪好的金箔片,人却不见了。
  不过这也寻常,今r.ì是上巳节,百姓们出城祓禊,她们静福庵因为毗邻曲江池,一大早也是车马盈门,庵里这样大,哪能处处照管得到。
  “贫尼也不知杜檀越了何处,不过前头胡人们开始耍百戏了,杜檀越去了戏场也未可知,滕檀越,可要贫尼为你带路?”
  小沙弥尼说着打量滕玉意,头上戴着幂篱,皂纱下玉腕皎皎,虽说看不清面容,但千娇百媚的做派一看就是个美人,今r.ì庵里仕女如云,这般出色的可不多见,听说跟那位杜檀越是两姨表亲,也不知什么急事,一进庵就来找杜家人。
  只听滕玉意笑道:“不必了,我表姐不喜看百戏,兴许在园子里赏花,师父请留步,我自去寻她。”
  走了两步,滕玉意突然回身指了指案几:“师父,这些彩胜是我表姐剪的?”
  小沙弥尼愣了愣:“是。”
  “正好我去找表姐,小师父能不能让我把这些彩胜带走?”
  本就是消遣的玩意,何况用的不是庵里的金箔和玉片,小沙弥尼忙道:“请便。”
  这时另一位小沙弥尼寻过来:“圣人要观大酺,今夜长安城不宵禁,江边的月灯阁要办进士宴了,住持让看好众女尼,不许到月灯阁附近去。”
  小沙弥尼恭谨地听着,难怪刚才庵门口过去好多银鞍白马的少年郎君,原来是为了一年一度的进士宴而来。
  “弟子知道了。”转头才发现滕玉意已经收好彩胜离开了。

相关文章Related

Copyright © 2002-2021甜梦文库-梦之国度汇聚2021最新耽美文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内容源自网络,仅供学习交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并不代表我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发送邮件联系我们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