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分类
主页 > 古代言情 >

攻玉 作者:凝陇(二)

Tags标签: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宫廷侯爵 灵异神怪

 
第24章 
  段文茵心神俱乱:“这毒虫只有成王世子有,大郎,你这几r.ì是不是同成王世子打过j_iao道?”
  杜庭兰跟滕玉意对了个眼,到了这地步还妄图帮弟弟撇清跟董二娘的关系,这话是说蔺承佑暗算段宁远?那也要看蔺承佑肯不肯担这罪名。
  果见阿芝郡主睁大圆圆的眼睛:“夫人是说我哥哥给段小将军放的虫?”
  段文茵呆了一呆,忙笑道:“郡主千万别多心,我的意思是这虫子既在青云观养着,难免跑出来一两只,宁远与世子打j_iao道的时候,不小心沾上也未可知。”
  阿芝不高兴了,扭头看着身后的绝圣和弃智:“我也不懂道术,你们自己替哥哥说吧。”
  绝圣和弃智早想开口,碍于不能随意在人前暴露自己,才迟迟没有举动,既然静德郡主亲自拆穿了他们的身份,那就不用再顾忌了。
  弃智照实说道:“永安侯夫人的话恕贫道听不懂,此虫虽是青云观之物,但师兄从不会无故将其释出,那r.ì用这法子对付董二娘,是因为她连累了紫云楼一干人却不肯说实话,假如随随便便就会染上虫,宫里宫外不知多少人遭罪了,可迄今为止,长安城染上此虫的不超过五个,而且全都是有缘故的。”
  绝圣板着脸:“没错,别说我们师兄弟近r.ì压根没见过段小将军,就算真见过,段小将军也断无机会染上毒虫。”
  宾客们的面色更尴尬了,这话说得够明白了,段宁远怎样染上的自己知道,休想赖到成王世子头上。
  弃智又道:“痒痒虫喜欢体热健壮的少年男子,遇到更好的宿主,往往会舍弃旧宿主,看段小将军这情状,应该是把原宿主的痒痒虫都引到自己身上来了。长安城现下只有两个人染了毒虫,段小将军究竟是从何处得的,到京兆府的大狱看看就行了。”
  段宁远身在炼狱,神智却并未完全丧失,听了这话反倒镇定了几分,他与董二娘已经好几r.ì未见面了,染毒不会是从她身上染的,绝对另有途径。
  只要董二娘身上的毒虫仍在,反能维护彼此的名声。
  他踉踉跄跄地挣扎,口中断续吐出一句话:“我……我与那个董二娘素不相识,就算身中毒虫,也绝不会是从这人身上染的。”
  段文茵听了这话,忙冲几位管事使眼色:“趁各位长辈都在,你们赶快派人去京兆府瞧瞧,确认了就回来禀告,也省得宁远蒙受不白之冤。”
  下人正要领命而去,却听阿芝道:“等一等,记得把各府的下人都带上做佐证。”
  段文茵和段老夫人脸上火辣辣,她们早就疑心宁远的毒虫是被董二娘染上的,就算要去京兆府确认,也随时预备叫底下人隐瞒真情。
  哪知阿芝郡主为了不让哥哥平白背黑锅,竟让各府都派人去,如此一来还如何及时遮掩。下意识就想阻挠,可这样做未免也太心虚。
  转念又想,宁远说得那般坦d_àng,并且主动提议去京兆府察看,想他对自己这几r.ì的行踪比她们更有数,没准这毒虫真不是从董二娘身上染的。
  于是不再阻拦,忙也顺声应了。
  “你们同段家的管事一道走。到了京兆府仔细瞧瞧,早些回来禀告。”阿芝说话时托着腮,神色却很认真。
  众人说话这当口,段氏母子发作得更加凶了,两人都状若疯癫,一个劲地抓挠自己,再不解毒的话,早晚会把自己抓得一块好r_ou_都无。
  段老夫人和段文茵看在眼里,心揪成一团,段文茵心疼阿娘和弟弟,情急之下道:“小道长,方才我言辞不当,望道长切莫往心里去,先不论大郎是怎么染上的毒虫,既是青云观之物,能不能请道长尽快帮忙解毒。”
  绝圣和弃智摇摇头:“药粉被师兄锁起来了,只有师兄能取用,就算我们马上赶回观里,也没法施救,为今之计,只能把师兄找过来。”
  段老夫人眼睛一亮:“两位道长能否告知老身,世子现在何处?你们几个快准备犊车,让老爷亲自去请世子。”
  ***
  花厅里的事很快就传到了前头,段家人为了顾全体面,一度想将段宁远和段夫人移到内院。
  怎奈段宁远和段夫人饱受折磨,每迈出一步,连皮带r_ou_都在抖动,别说去内院,连走出花厅都是妄想。
  下人们只好找了根绳子,打算把二人捆住再说,却因畏惧那毒虫迟迟不敢上前。
  段家人没法子,只能封闭花厅,改而将众客延请到中堂。
  好在段家治家手腕了得,中堂转眼就张罗起来了,宴席堪称水陆毕陈,伶人们络绎在堂前献艺。
  客人们既怕失礼,又想知道段家究竟如何收场,除了少数几个告辞而去,大多数都留下来饮酒作乐。
  男宾坐在东堂,女眷坐在西堂,中间用几扇阔大的六曲螺钿花鸟屏风隔开,既能共同宴乐,又不至于失了礼数。
  滕玉意和杜庭兰坐在段老夫人的下首,两人胃口都不错。
  杜庭兰不善饮酒,便专心致志用膳,滕玉意却慢悠悠饮了好些酒,段家自酿的菖蒲酒不错,喝下去只觉芳馥盈口,众客人一边用膳,一边竖着耳朵等静德郡主派去的下人回来。
  每当庭前有下人出入,众人眼神就有变化,忽有人道:“来了,来了。”
  下人一溜烟跑到段老夫人跟前:“老爷请到成王世子了,世子刚下马。”
  中堂前传来说话声,很快镇国公引着蔺承佑王进来了。
  镇国公是出了名的儒将,年过四十,威严高昂,另一人穿件碧天青色圆领襕衫,腰间束着白玉带,懒洋洋的透着几分恣意之态,不是蔺承佑是谁。
  镇国公声如洪钟:“实不想叨扰殿下和世子,只是这听说毒虫只有世子能解,老夫只好舍下老脸去寻世子了。”
  蔺承佑道:“国公爷何出此言,就算没有段小将军的事,府上老夫人做寿,晚辈本该过来道声贺。”
  静德郡主开心地迎出去:“哥哥。”

相关文章Related

Copyright © 2002-2021甜梦文库-梦之国度汇聚2021最新耽美文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内容源自网络,仅供学习交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并不代表我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发送邮件联系我们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