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分类
主页 > 古代言情 >

攻玉 作者:凝陇(三)

Tags标签: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宫廷侯爵 灵异神怪

 
第39章 
  滕玉意的心一下子蹿到了嗓子眼,若非不能妄动,早奔到绝圣身边一探究竟了。
  蔺承佑紧紧盯着绝圣:“它说的是谁”
  绝圣焦急万分,田允德失了双手,用断腕这么一比划,范围未免也太大了。
  他火急火燎地一戳某个名字:“田老板,你说的是这个人么?”
  田允德拼命摇头,颤抖着把断腕往前一送,就在这时候,戚氏的鬼影忽然像纸片一般剧烈抖动起来,不顾腰间还拴着红绳,尖啸着要跳出阵去。
  蔺承佑没提防戚氏突然发难,右手稳住红绳,另一手断然飞出一符,可没等他将戚氏制住,噗地一声,七盏油灯齐齐熄灭了。
  小佛堂顿时漆黑一团,蔺承佑心知不妙,飞符点亮身后香案上的蜡烛,火苗抖了抖,眼前再一次敞亮开来。
  绳索静悄悄委顿在地上,田氏夫妇的鬼魂早就遁走了。
  蔺承佑扯断手指上的红绳,起身出了阵:“田允德刚才说的是谁?”
  绝圣在名册上画了一圈:“断腕约莫指的这一片。”
  蔺承佑凝目一看,圈内共有六个人的名字,沃姬、萼姬、葛巾、贺明生、抱珠、卷儿梨。
  明明只差一步就知道是谁了。蔺承佑冷哼:“无妨,大不了再来一次。“
  他回身要重新启阵,众道忙奔过来阻止:“哎哎,使不得,这可是邪术,世子当心坏了修为。”
  蔺承佑蹲下身点油灯:“目下还有许多事没弄明白,既然知道了凶手与田氏夫妇有瓜葛,索x_ing一次x_ing弄个明白。”
  见天摇头:“你我修习正道,本就不该沾染邪术,为了查案弄一次也就算了,绝没有一再启阵的道理。”
  蔺承佑听到“沾染”二字,陡然一个激灵,他这是怎么了?明知有天大的害处,却执意要启阵,方才满脑子都是如何揪出凶手的名字,旁人拦都拦不住,如此执迷,岂不正是染了邪x_ing而不自知?怪道师尊说“凡是逆天悖理之术,无不暗藏凶险”,他已经足够防备了,还是险些中招。
  蔺承佑定了定神,吹灭手中的蜡烛起身,笑了下:“前辈提醒得对,方才是我糊涂了。”
  绝圣和弃智这才松了口气,滕玉意并不明白为何不能再启阵,看众道如此紧张,想来与道法上的禁忌有关,她低头看向名册上的名字,揣摩着说:“十二画——这里只有一个人的姓氏是十二画。”
  弃智兴奋道:“我来看看。”
  突然傻了眼:“欸。萼大娘?”
  绝圣也难以置信:“怎么会是她?”
  见喜喟叹:“真看不出来啊,这个萼姬一贯圆滑讨喜,背地里竟如此y-in狠,看她平r.ì言行举止,委实看不出身怀绝技。”
  见乐拿肩头顶了他一下:“喜喜,你这话就不对了,越是内力深厚之人,越懂得如何掩藏。我只奇怪她怎么就跟田氏夫妇结了仇,又为何要害姚黄姐妹俩?”
  “别忘了萼姬是平康坊有资历的私妓,彩帛行还在的时候她就住在此地了。”见仙越说眼睛越亮,“这么一说全都对上了,萼姬既认识田氏夫妇,又是彩凤楼的假母,前后两对死者,都与她有瓜葛!”
  滕玉意咳了两下:“可是据我所知,乐妓往往都用的化名,估计假母也不例外。”
  蔺承佑正研究那根断掉的红绳,听了这话想了想,滕玉意知道的可真多,他长这么大,除了查案和捉妖,几乎没踏过平康坊的坊门,她倒好,一来就大手大脚包养了卷儿梨和抱珠不说,对妓伶们的这些弯弯绕绕,似乎知道的还不少。
  但她说的没错,萼姬未必就姓萼,究竟本名叫什么,还得看了身契才算。
  他捡起散落在地上的银钉,阵法虽然中途就败了,但收获也算不小。
  绝圣和弃智:“师兄,你要回前楼吗?”
  “我去查查田氏夫妇生前都做过哪些缺德事。你们两个把地上的东西都收起来,我那个竹笥千万别给我弄丢了。”
  两名衙役先前虽未回头,却也吓得不轻,蔺承佑走到二人跟前,从怀中取出安神丹给他们服下,口中笑道:“此处不用再照看了,你们下去好好歇一歇。”
  衙役惊魂甫定,点点头离开了。
  滕玉意满心都是“练剑”,布阵花了大半个时辰,换作练剑的话,足够她学个一招半式了,蔺承佑前脚刚走,她后脚拔剑出鞘:“各位上人,趁酒食还未来,我们先练上几招吧。”
  众道本想歇一歇,眼看滕玉意目光炯炯,心知歇不成了,他们不满地噘嘴,慢腾腾走到条案前。
  滕玉意一个激灵,一个老道士噘嘴她尚可忍耐,五个老道士一齐噘嘴,简直称得上奇观。
  好在她可以假借练剑转过身去,不必被强逼着观赏这副景象。
  那边蔺承佑刚走到门口,迎面来了一名衙役:“世子,有位乐妓要见你。”
  “谁?”
  “一位叫抱珠的娘子。”
  她?蔺承佑点点头:“把她领来吧。”
  不一会抱珠在衙役的引领下进了佛堂,她今晚似乎着意打扮了一番,腮上涂了点淡淡的胭脂,嘴唇也比白r.ì更鲜嫩,她低头看着自己的裙角,每一步都走得风情万种,进来突然发现满屋子都是人,吓得刹住脚步,等瞄见滕玉意,表情愈加不自在。
  她慌乱敛衽:“见过世子殿下。”
  滕玉意奇怪地瞥了瞥抱珠,她该不会以为蔺承佑一个人在此吧。
  “你要禀告什么事?”
  抱珠咬住唇又松开,唇色瞬间变得红润饱满。
  蔺承佑不耐地蹙眉:“到底有事还是没事?”
  抱珠瑟缩了下,但还是没开腔。
  “看来是没事了。”蔺承佑笑着点点头,把脸一沉道,“来人,把这伶人送到大理寺去,无故扰乱官员办案,按律可以仗二十,先打她个二十板,再不老实另行责罚。”

相关文章Related

Copyright © 2002-2021甜梦文库-梦之国度汇聚2021最新耽美文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内容源自网络,仅供学习交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并不代表我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发送邮件联系我们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