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分类
主页 > 古代言情 >

攻玉 作者:凝陇(四)

Tags标签: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宫廷侯爵 灵异神怪

 
第53章 蔺承佑笑着把玉笛放下来……
  犊车才拐过街角,另有护卫过来禀告,庄穆刚刚进了一家赌坊,眼下已经赌上了,看那架势,一时半会不会出来,不过他们在赌坊前门和后门留了人,庄穆一出来就会得到消息。
  滕玉意头一次干盯梢的活,吃力归吃力,骨子里却相当兴奋,碰巧那家墨斋就在赌坊的斜对角,她干脆带着绝圣进店坐下,让店家把店里的东西都拿出来,打算边看边等。
  店铺格局狭窄,堂里只有一间招待客人的客室,内设四条大桌案,中间隔以屏风,即便同时来许多男男女女的客人,挑东西的时候也能互不干扰。
  今r.ì店里客人不多,宽静的客室里只有滕玉意和绝圣两人,好在弃智没多久就被护卫领回来了,坐下的时候他说:“已经让阿孟去传消息了,师兄应该很快就会赶来。”
  “不急,附近都是我的人,料他跑不了。”滕玉意指了指盘子里的东西,“趁那泼皮没出来,要不要选一件你们师兄喜欢的物件?”
  “文房四宝么?”绝圣和弃智齐齐抻长脖子。
  伙计热络地说:“道长是要送礼吧?”
  弃智不善说谎,红着脸说:“想给我们师兄挑生辰礼。”
  “那道长瞧瞧这管紫毫?”
  忽听到外面有女子说话:“来错地方了,这家店是墨斋,你说的那家香料铺早已搬到对面去了。妹妹久不来长安,不知道也不奇怪。”
  伙计忙迎出去。
  就听廊道里另一人叹息道:“可不是,我都快十年没来长安了,本想买些香料,哪知这一带的铺子全都挪位了,还好唐夫人陪我出来了,不然我今r.ì怕是要空手而归了。”
  滕玉意脸色刷地一下就白了,那声音清亮柔婉,比上等的琴弦还要悦耳,大约十年前,她曾在阿爷的书房里,听到这嗓音为阿爷吟唱《苏慕遮》,那饱含着柔情蜜意的音调,她至死都不会忘记。
  邬莹莹?!她不是嫁去南诏国了吗,为何会出现在长安?滕玉意手中的茶盏微微颤动起来,瞠圆了眼睛朝外看,就见一群戴着帷帽的贵妇从门口路过,仆从们前呼后拥,排场委实不小。
  一行人当中,牵头那位身着烟霭紫襦裙的贵妇格外引人瞩目,妇人胸脯丰盈饱满,腰身却不盈一握,发髻上缀满珠翠,通身气派贵不可言。虽说系着面纱,滕玉意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
  没看错,是邬莹莹。
  滕玉意指甲几乎抠进了掌心。很好,阿娘早已化成了一抔黄土,邬莹莹却活得好好的,非但容貌丝毫不减当年,还风风光光回到长安了!
  南诏国她鞭长莫及,人在长安还有什么顾忌。不能乱,她得好好想想下一步该怎么做。
  绝圣和弃智从未在滕玉意脸上见过这等神情,不由有些惊慌:“王公子,怎么了?”
  滕玉意全副注意力都落在邬莹莹的脚步声上,眼看邬莹莹要离店,赶忙转过头朝另一侧的窗外看,果不其然,下一瞬邬莹莹的身影就出现在店门外。
  邬莹莹与同行的夫人们相偕进了对面的香料铺。邬莹莹身边的那位唐夫人,正是朝中负责接待外宾的鸿胪寺卿唐嘉彦的夫人。
  滕玉意目不转睛盯着邬莹莹的背影。
  “王公子。”耳边响起绝圣和弃智焦灼的嗓音。
  忽听绝圣道:“哎,师兄来了,我到外头迎迎他。”
  滕玉意无意识调转视线,就见一道高挑的身影在店门口下了马。
  弃智也看过去,师兄许是想着方便盯梢凶犯,已经把那身显眼的官服换下了,腰间还c-h-ā着管玉笛,猛不防一看,活脱脱一个无聊闲逛西市的少年郎君。
  滕玉意的思绪却停留在方才那一幕上,邬莹莹究竟何时回的长安,她竟没得到半点风声。
  要知道她所有的消息,几乎全来自程伯。
  呵,她早该想到,一到了邬莹莹身上,她的消息就滞后得可怕,
  程伯样样事情都帮她Cào办,却从不在她面前透露邬莹莹的消息。
  程伯忠心耿耿,向来以阿爷马首是瞻。
  这一切,只能是阿爷授意。
  她暗暗咬紧了牙,看来要查邬莹莹,首先要绕过程伯和阿爷。
  可是除了程伯,她身边最得用的只有端福了。端福当年也是阿爷的死士,只不过由阿娘病中指派到她身边的,她隐约觉得,端福对阿娘的那份敬重,甚至超过了对阿爷。
  阿娘去世后,端福便整r.ì守护着她,程伯誓死效忠阿爷,端福眼中却只有她这一个小主人。
  滕玉意曾问过姨母,阿爷身边那么多能人异士,阿娘为何独独挑中端福。姨母也不甚清楚,只隐约记得她阿娘当年离开长安时,曾经在中途救过一个护卫,至于那个人究竟是不是端福,姨母也不确定。
  或许是感受到了端福发自骨子里的那份赤诚,打小滕玉意就更愿意让端福帮她办事,如今想起前世端福舍命相护的那一幕,她就更信重端福了。
  假如不想让阿爷知道今r.ì的事,只有让端福出手了,但端福只有一个人,哪能再分神去盯梢邬莹莹,况且邬莹莹当年在滕府住过不少时r.ì,一眼就能认出端福。
  滕玉意想了想,络腮胡只能挡住她下半张脸,眉毛和眼睛却露在外面。
  她随手抄起桌上的墨条,摸索着在脸上画了几笔,一对弯弯的蛾眉,转眼变成两条又黑又粗的毛毛虫。接着又在眼睛下方和鼻梁处,各画了一颗拇指大的黑痣,末了抓了点桌灰,在眼睛周围添了几把。
  弃智张大了嘴。滕娘子不过在脸上画了两下,怎么一下子就变成另一个人了。
  “这是——”弃智恨不得把自己的圆脸凑到滕玉意眼前来。到底是哪里不同了,若说刚才还有熟人能认出滕娘子,如今怕是迎面走来也认不出。
  滕玉意对着弃智好奇的脸,连一丝笑容都挤不出来,只勉强开腔:“我出去有点事。”
  弃智急忙看一眼窗外,庄穆还未出来:“王公子不是也在盯梢那泼皮吗?不盯了?”

相关文章Related

Copyright © 2002-2021甜梦文库-梦之国度汇聚2021最新耽美文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内容源自网络,仅供学习交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并不代表我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发送邮件联系我们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