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分类
主页 > 耽美小说 >

最是人间留不住 作者:甯酒酒

Tags标签:成长 穿越时空 市井生活 宅斗

 文案:
  被卖到朱颜辞镜楼的那一年陆缈十岁,她小心翼翼的应付着身边的每一个人,用最低微的姿态保护着自己。
  她亲眼看见试图逃走的娘子被打死,她不想也是那样的下场。陆缈花了三年藏拙,一夜毁容,靠着一身制香本领在楼里活了下来。
  以前总听人说楼里的娘子们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呆的时间久了,陆缈才发现她们根本就是骗人的。
  这里有会做各式糕点的南嘉姑娘,有医毒双绝的甘棠姑娘,有j.īng_通刺绣的锦颀姑娘,还有什么都不会,吃睡第一名的望泞姑娘。
  她们都是很好的人,对她也很好。陆缈在这里度过了自己最快乐的十年,她看着那些花一般的女子风流恣意,看她们从初露锋芒到万众瞩目,听着她们的故事,好像最后也活成了她们的样子。
  如果可以再来一次,她还是会选择陪着她们走下去。
  ————————
  “谁不曾身家清白,若是有的选,你以为我愿被人折辱被人轻视吗?我只是想活着,想让自己过的好一些,我有错吗?”
  “我贪慕虚荣心术不正,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这些我都认,可若是谁敢伤害阿缈,下地狱我也拖着他一起。”
  “我当了您一天的婢女,就忠于您一天,为了自己的主子去死,这是我的荣幸。”
  ———————
  注: 本文古诗词皆为引用
  本文乐坊为普通乐坊,只演奏乐舞那一种。
  一句话简介:古代女子群像
  立意:对任何人事保持客观态度,不随意评价,坚守本心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宅斗 市井生活 成长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缈 ┃ 配角:舒窈,维桢,慎娘,燕绥 ┃ 其它:
 
 
第1章 浮生尽   被卖
  炎炎夏r.ì,蝉鸣聒噪,暑气将人闷的发晕,干旱的天气使得地面上土都有了裂痕,一块一块的分离凸起。
  干瘦枯黄的小手拿着捡来的树枝在地上划着,乌黑的眼睛低垂,瘦小身影在巨石旁显得格外渺小。
  她身后还有一群约莫六七岁的孩子,男孩子都围着当中一个分外好看的小姑娘转。
  “阿回,这是我从家里偷来的馒头,你快吃!”
  男孩子从皱巴巴带着许多补丁的衣服里把馒头拿出来,剩下的孩子盯着都不自觉的咽了口水。
  在这个贫困偏远的村子里,能够吃饱穿暖已然是幸事,今年逢了大旱,收成差的不行,谁家粮食多自然要惹红眼。
  被围着的那个女孩子高傲的把头偏过去,柳眉竖着嚷道:“谁要你的馒头,让开!”
  她推开面前的人,跑到巨石旁边叫那瘦小的人儿。
  “阿缈,你怎么不和我们一起玩?”
  陆缈抬头笑了下,声音轻柔,“你们去吧,我得先回家照顾我阿弟了。”
  陆缈家在村子西头,是这个贫困村子里最贫困的地方,她阿爹是个书生也是秀才,在这个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年代里,当是受人尊敬的,可是在这里谁都能来欺负他们家,原因便在于陆缈的阿娘,文娘。
  书生娶了青楼女子,还是没有赎身带着人跑出来的,村子里都笑话他们。
  陆缈看了下天色,r.ì头毒辣的厉害,也不知道到底能不能撑过去。
  她阿弟病了。
  推开用几根粗壮一点的树枝做的门,陆缈听见了里屋的打闹声,知晓又有人来闹事,她迈起步子往里跑。
  中年男子大摇大摆的身影出来,手里掂着从陆缈家搜罗出来的铜板,满是麻子的丑恶面庞上还带着鄙夷,“呵!这穷酸样,就这么点东西,也是老子心好,收了这点钱就放过那小娘子!”
  陆缈知道怎么回事了,又有人来S_āo扰文娘。
  人人都渴望美貌,在这动乱年代里,美貌却成了罪。
  一个美貌柔弱,风情可人的青楼女子即便从了良,还是会被欺负。村子里的男人喜欢文娘,总会趁陆缈父亲上山砍柴的时候去家里动手动脚,陆缈护着她母亲,平时都不敢出门,谁知道今r.ì她父亲还在便有人闹事。
  真是悲哀。
  中年男子看了看垂着脑袋默不作声的陆缈,暗道这小丫头的模样也是生得好。
  肆意打量的目光让陆缈身上的汗毛竖了起来,她抿着嘴跑进屋里。
  女人的啜泣,男子的安慰,稚子的哭啼,她从来没有觉得这么艰难。
  为什么会这样呢?
  陆缈不出声,认真的把被侵略过的家收拾干净。她不该在这里的,她是个现代人,如果本分的死在那场车祸里,是不是她就不用目睹这么多苦难煎熬了。
  哀鸿遍野,易子而食,烧杀抢掠,C_ào菅人命。
  接受了二十多年的文明和平教育,这里的每一幕都刺激着陆缈的神经。
  她从来不知道原来真的会有人受冻挨饿而死,真的会有父母狠心卖掉自己的孩子只为一顿饱餐。
  收拾好一切,陆缈的头始终都是低着的,她过去扶起文娘,声音小小柔柔,“阿娘,起来吧,我都收拾好了。”
  松开了的衣领,坦露出来的雪白肌肤终于让陆缈红了眼睛,她的母亲遭遇了太多回这样的事情,她自己甚至无法为她做些什么。
  文娘擦干眼泪,抚摸着陆缈的脸颊,“好孩子,辛苦你了,是阿娘对不住你。”
  她几度哽咽,让陆缈更加揪心,她扑在文娘怀里掉眼泪,全然没有注意到她阿爹陆闵的闪躲和愧疚之意。
  过了许久文娘出去做饭,陆缈拿着沾s-hi的破布给她阿弟擦脸,小孩子发了热,这温度怎么都下不去,陆缈想过用酒j.īng_的,可这年头酒贵,她们家更没有多余的钱去买。
  就连打s-hi破布的水都用的是脏污的。

Copyright © 2002-2021甜梦文库-梦之国度汇聚2021最新耽美文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内容源自网络,仅供学习交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并不代表我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发送邮件联系我们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