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分类
主页 > 重生小说 >

我在东宫替自己(重生) 作者:哑蝉(上)

Tags标签:甜文 情有独钟 重生 宫廷侯爵

 文案:
  太子妃琼羽重生后很是苦恼。
  这一世萧云奕大难不死却摔坏了脑子,好好的君子醒来后成了疯犬:“你一个替身,不要妄想取代羽儿在本宫心里的位置!”
  眼瞅着绿帽在她头顶摩拳擦掌,琼羽欲哭无泪:替身没问题,羽儿没问题,但她和羽儿是同一个人这就很有问题啊!
  他拿本人当替身?我在东宫替自己???
  正当琼羽无语凝噎,萧云奕原本不发达的泪腺跟着头脑一齐崩坏,没穿上羽儿缝的衣服,他哭。
  没见到羽儿的亲笔字迹,他哭。
  没吃到羽儿亲手做的饭菜,他还哭!
  为了哄好这位爷,琼羽苦中作乐,模仿起她从前的破烂绣工和暗黑膳食,不求萧云奕记着她的好,只盼今世能与他相伴到老。
  然而逆天改命哪有这么容易,歹人构陷,疏乐屠国,南昭奇蛊,无数灾祸扑面而来,当初无情翻脸的太子殿下,却一次又一次救她于水火。
  可是感动不过三秒,
  “太子妃!殿下自责他救了别的女人,又去跪祠堂了!”
  琼羽:“……”
  她对萧云奕一片真心,他怎么就记着她从前的活泼肆意!?
  等到风雨过后,琼羽终于忍不住试探:“殿下,如果羽儿变得端庄贤惠又乖又听话,您还会喜欢她吗?”
  萧云奕求生欲满满,真情告白脱口而出:“你变作怎样我都爱。”
  琼羽沉默,
  半晌掀桌!
  “早想起来了吧?!装个毛啊!”
  —————
  当天夜里。
  “错了,真错了。”萧云奕卷着铺盖站在冷风中,第十二次拍响太子妃房门:“有话容我进去再说可好?”
  只听里面悠悠地传来一句:“您还是自个儿回书房怀念羽儿姐姐吧。”
  ————
  阅读指南:
  *失忆前高贵冷艳,失忆后沙雕霸总太子×之前端庄自持,往后放飞自我颜控太子妃
  *双洁,情节绝对不单调,架空!
  一句话简介:(沙雕甜)成自己替身后逆天改命
  立意:信任成全佳侣,爱情改变命运。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重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蒙琼羽,萧云奕 ┃ 配角:伪群像 ┃ 其它:
 
 
第1章 重生了 纵使萧云奕不爱她,她也要救他一命!
  寒冬已至,大雪纷飞。
  东宫的金殿朱墙,在白雪之中依然富丽堂皇,龙椅之下,它巍峨傲气在皇宫中绝无仅有,而且为了不久之后的太子册封,瑶台琼室张灯结彩,无比恢宏。
  唯有一间宫室残破失修,牌匾上的星月阁三字,到底是被风雪覆灭了。
  屋中供着品质最次的黑炭,烟气熏人,但若是不烧,天寒地冻,病人哪能受得住。丫鬟碧波正左右为难,忽听得榻上人气息奄奄咳了两声。
  床框是上好的梨花木所制,但被褥单薄,躺卧的女子枯发散乱,面白肌瘦,眼窝深深凹陷,她病的极重,似乎与人间再没瓜葛,不过是老天舍不得美人早丧,迟迟不肯将她收去。
  琼羽感受到漏进屋中的冷风,却没有发抖的力气。
  见她干唇嗡动,碧波连忙靠过去,只听她沙哑发问:“外面,什么声音?”
  外面宫仆忙的脚不沾地,东宫冷清许久,极少见到这般人气热闹。碧波吸吸鼻子,实话道:“回公主,明r.ì六皇子,便要被册封为太子了。”
  六皇子是当今皇后的独子。琼羽闻言,颤了颤长睫,死劲将眼撑开了条缝。
  可她所见并非破旧帏帐,而是血染砖地,满目猩红。
  她的夫君,萧云奕就倒在那,身中数伤,死不瞑目!
  三年了,萧云奕遇刺身亡三年,凶手逍遥法外,东宫,则另立新主。
  琼羽身心j_iao病,往昔一幕幕却在脑海中清晰浮现:永兴三十年的中秋佳节,她作为南昭国嫡公主与大梁太子萧云奕和亲。
  萧云奕如传闻中一般,英姿勃发品貌双绝,举手投足尽是高贵冷艳。他于国,效力前朝受赞不断,才华横溢,办事决绝,于家,未有妾室,只尊她一人。
  琼羽心里明白,萧云奕对她好,不过是看重圣上赐婚,懂得两国联姻的重要,但她不曾考虑过那么多家国天下,与之相比,自然更在乎情字。
  萧云奕好,但是冷,虽不拒人于千里之外,但对谁都客气的恰好好处,琼羽从前认为,她和其他人一样,对萧云奕单单是佩服与敬重。
  直到他被人谋害,身死东宫。
  突然之间,她的魂好似被萧云奕勾走了一半,带入地狱体会相思折磨。她舍不得睡着,宁愿整r.ì清醒,无休止的在心中重复他的音容相貌,因为她怕某天会忘了萧云奕,怕在梦里,他依然倒在血泊之中。
  原来,她是爱萧云奕的,只可惜这番心意,再无人知晓了。
  碧波见琼羽虚弱至极,说话也带了哭腔:“公主可要好生歇息,明r.ì礼成后,该有人带咱们离开东宫,到别的去处。”
  琼羽苦笑着晃了晃头,将死之人走到哪不是去地下,到了地下便能和他团聚,再也不需看世间荒唐。“剑……”琼羽似在梦呓,气息微弱重复一字:“剑。”
  露出绒絮的枕下放着一枚半个巴掌大小由青玉打造的小剑,那是太子殿下送给太子妃的定情信物,碧波连忙将小剑j_iao到琼羽手里:“在呢!”
  琼羽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握住了小剑。
  她一介女流,在大梁无亲无故,熬了三年病入膏肓也没能挖出凶手。加之近年圣上体虚,朝野大变,派出刺客之人,如今说不定已身居高堂。

相关文章Related

Copyright © 2002-2021甜梦文库-梦之国度汇聚2021最新耽美文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内容源自网络,仅供学习交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并不代表我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发送邮件联系我们删除,谢谢!。